联系我们 MORE
手机:18067339866 
QQ:1435707492
邮件:sxp5004@163.com
地址:宁波市百丈东路787号包商大厦17楼
房屋地产 所在位置: 首页 >> 房屋地产

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预览:346  更新日期:2016-08-31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2011)皖民二终字第00007号
   上诉人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仲伯公司)为与被上诉人安徽省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简称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合肥沃尔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合肥沃尔特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徽水利股份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体管理公司)、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体产业公司)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8日作出的(2010)合民二初字第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年12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仲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明红,合肥沃尔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冬平,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姚玉玺,安徽水利股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万钧,中体管理公司、中体产业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邢美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2003年11月4日,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合肥沃尔特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安徽水利股份公司、中体管理公司、中体产业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合肥奥林匹克花园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合奥置业公司)。2004年1月10日,上海仲伯公司与合奥置业公司签订一份景观工程施工合同。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发生纠纷成讼。2007年7月,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5)合民一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判令合奥置业公司给付上海仲伯公司工程款1811390.92元,并自2005年1月2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付逾期付款利息,款清息止;合奥置业公司负担一审案件受理费19467元。该案经二审,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2月29日作出(2007)皖民一终字第019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诉讼期间,因合奥置业公司未按时参加工商年检,安徽省肥东县工商局于2005年10月10日吊销其营业执照。2005年11月5日,合奥置业公司股东共同签署清算协议,决议解散合奥置业公司。2005年11月15日,合奥置业公司清算组登报公告清算。因合奥置业公司在生效判决确定的期间内没有履行付款义务,上海仲伯公司于2008年2月1日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3月向合奥置业公司送达限期履行通知书。2008年4月,合奥置业公司以正在清算为由,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中止执行,同时承诺于2009年3月底完成清算工作。鉴于合奥置业公司暂无财产可供执行,上海仲伯公司于2008年11月7日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延期执行。2008年11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合执字第30号民事裁定,中止(2005)合民一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的执行。2009年4月2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合奥置业公司提交清算报告,合奥置业公司未予提交。2009年5月26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通知合奥置业公司,责令其限期移交清算所需资料。之后,合奥置业公司没有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移交清算所需资料,亦未向上海仲伯公司清偿债务。
   2009年12月7日,上海仲伯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恶意拒不履行法定清算责任,损害了上海仲伯公司的合法权益,导致生效判决确认的债权无法实现为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简称《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的规定,请求判令:一、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连带清偿工程款1811390.92元、利息604008元(按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05年1月25日起暂计至2009年10月24日,之后顺延计至款清日止)及案件受理费19467元;二、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连带清偿前述款项所应加倍支付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577108.20元(自2008年1月9日起暂计至2009年10月24日,之后顺延计算至款清日止);三、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赔偿上海仲伯公司其他经济损失114798.10元。
   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安徽水利股份公司、合肥沃尔特公司一审中答辩称:上海仲伯公司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合奥置业公司的股东存在《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的公司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及公司股东对公司债权人的债务清偿互负连带责任的情形;人民法院的强制清算,依法应当作为单独的诉讼案件处理,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发出的《移交清算资料通知书》,从程序及实体方面均不产生法院介入强制清算程序的效力,不应对已成立的清算组构成约束;合奥置业公司应当成为本案诉讼主体。
   中体管理公司、中体产业公司一审中答辩称:上海仲伯公司主张合奥置业公司各股东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上海仲伯公司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其诉讼主张,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本案没有出现《公司法解释二》所规定的不及时清算的情形,要求股东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依据;上海仲伯公司要求赔偿其他损失的第三项诉讼请求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歇业或被吊销营业执照后,承担清算责任的主体是设立公司的股东。本案中,合奥置业公司的股东是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合肥沃尔特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安徽水利股份公司、中体管理公司和中体产业公司。合奥置业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清算主体应当是前述股东。上海仲伯公司以股东不履行对公司义务为由提起诉讼,将合奥置业公司的全体股东作为被告,并无不当。本案中,上海仲伯公司对合奥置业公司享有的债权业经生效判决确认并进入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程序。合奥置业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作为清算主体的股东已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现上海仲伯公司主张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海仲伯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诉讼符合《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的规定,其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合奥置业公司股东因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合奥置业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或恶意处置合奥置业公司财产给上海仲伯公司造成损失的事实成立。故上海仲伯公司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的答辩理由成立,予以采信。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上海仲伯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1814元,由上海仲伯公司负担。
   上海仲伯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不履行法定义务,属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恶意损害上海仲伯公司利益,应当对合奥置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作为合奥置业公司股东,负有依法清算的法定职责。其虽称于2005年11月5日即成立清算组,但合奥置业公司仅一年的经营行为,竟然清算五年得不出结果;同时清算组成员亦未在工商部门备案。上述行为已经构成对上海仲伯公司债权的侵权。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移交清算资料通知书》已明确认定合奥置业公司构成恶意拖延清算侵权。故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公司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应对合奥置业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二、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的行为符合《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之规定,应对合奥置业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一,合奥置业公司经营时间仅一年,清算五年无结果,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事实不言自明。其二,合奥置业公司在2008年4月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承诺在2009年3月底交付清算报告,但逾期未交。2009年5月19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责令其限期提交清算所需资料,而合奥置业公司仍置若罔闻。作为合奥置业公司股东的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显然具有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主观恶意。其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平原则或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的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本案中,缘于上海仲伯公司与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就合奥置业公司的资产、帐册、重要文件的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客观情况,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应当对其行为无过错、合奥置业公司资产、财务资料及重要文件的现状承担举证责任。而案件从执行到诉讼过程中,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当事人一直拒绝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清算报告及指定的清算资料,拒绝提供清算人员备案资料及资格资料,故应当推定合奥置业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遗失。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庭审中答辩称:一、安徽水利建筑公司在合奥置业公司解散清算过程中完全依照法律规定执行,不存在滥用公司法人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的行为。2005年11月5日合奥置业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决定解散公司,签署清算协议,并于2006年1月14日登报公告清算。其间上海仲伯公司以合奥置业公司债权人的名义申报债权,合奥置业公司已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确认了上海仲伯公司的债权。合奥置业公司的清算行为有效。我国法律对普通清算的时间没有明确规定,合奥置业公司清算组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公司债权债务的清理,维护公司和债权人的权益。上海仲伯公司上诉所称的合奥置业公司经营时间仅一年、清算时间长达五年的行为是恶意逃避债务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二、合奥置业公司清算过程中,没有发生《公司法解释二》所规定的股东应对公司债权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情形。合奥置业公司成立清算组以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财产清单、帐册等均保存完整,未出现毁损、灭失等情况,故安徽水利建筑公司不需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公司强制清算是一个独立之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要求合奥置业公司向其移交清算资料、将合奥置业公司的普通清算转为强制清算的行为不符合相关规定。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依法有据,应予维持。
   合肥沃尔特公司庭审中答辩称: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已成立清算组开展清算工作,上海仲伯公司不能证明清算组有导致公司财产贬值、灭失等情形,依据《公司法解释二》的规定,股东不应承担责任。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安徽水建房地产公司的答辩意见与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相同。
   安徽水利股份公司庭审中答辩称:安徽水利股份公司在合奥置业公司清算过程中不存在滥用股东权利逃避债务的行为。对于合奥置业公司清算中是否存在股东应承担责任的情形的举证责任,应属“谁主张谁举证”的范畴,上海仲伯公司无证据证明存在股东应承担连带责任之情形,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合奥置业公司移交清算资料的通知书没有法律依据。
   中体管理公司、中体产业公司庭审中答辩称:一、上海仲伯公司要求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事实依据。合奥置业公司2005年10月被工商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后,六股东即于2005年11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成立了清算组,开始对公司进行清算,不存在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的情况。由于合奥置业公司的部分资产产权界定发生困难等诸多原因,导致清算工作进展缓慢,不存在股东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灭失无法清算的情况。合奥置业公司股东也已向法院提交了公司的资产清单和帐册所在地。故上海仲伯公司要求合奥置业公司股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事实依据。上海仲伯公司不能举证证明合奥置业公司股东存在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清算,或者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损害上海仲伯公司利益的情形,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二、《公司法解释二》第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虽然成立清算组但故意拖延清算的,债权人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因此,上海仲伯公司如认为清算组故意拖延清算的,其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而上海仲伯公司既认为清算组已构成拖延清算,但不依据司法解释的规定要求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而直接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符合法人独立原则,违反了法律精
神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三、合奥置业公司已进入清算程序,对上海仲伯公司的债务须待清算方案出台后方可清偿。现上海仲伯公司要求偿还债务无法律和事实依据。四、上海仲伯公司要求支付逾期付款利息及迟延履行债务的利息没有事实依据,要求赔偿114798.10元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更无任何证据证明。综上,请求驳回上海仲伯公司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当事人二审中提供的证据均与一审相同,相对方的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
本院二审查明:本院于2007年11月27日作出(2007)皖民一终字第0196号民事判决,并分别于2007年12月18日、2007年12月29日送达各方当事人。该判决进入执行程序后,2008年4月,合奥置业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出具《情况说明》,称该公司已开始清算工作,待清算工作完成后即依法支付相应款项;在清算尚未完成前,合奥置业公司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预先偿还该笔债务,否则将违反公司法有关清算规定,并侵害其他债权人的权益。
2008年6月,合奥置业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情况说明》,称公司清算工作尚未完成,依法不能对外进行债务清偿,建议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中止执行,或建议上海仲伯公司撤销执行申请或终结执行。
   2008年9月,合奥置业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书面报告》及《延期执行申请书》,称公司清算工作正在开展,待清算工作完成后即向上海仲伯公司支付相应款项;现完成清算工作尚需一定时间,故申请延期执行,清算组力争6个月内完成清算工作。
   2009年1月,合奥置业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情况说明》,称清算工作已完成68%,余下工作量力争按照延期申请的要求,在2009年3月份完成;清算过程中任何债权人如对清算工作有异议,均可按《公司法解释二》的有关规定办理。
   2009年4月2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至合奥置业公司了解清算工作是否完成,合奥置业公司清算组人员拒绝提供清算情况。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限合奥置业公司于2009年4月15日前提供清算进展情况。
   2009年4月,合奥置业公司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中止执行申请书》,称公司清算工作一直在开展,请求对上海仲伯公司的债权中止执行;若清算完成合奥置业公司不清偿债务,法院即可恢复强制执行;上海仲伯公司对清算工作如有异议,可以按照《公司法解释二》的规定申请强制清算。
   2009年5月26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合奥置业公司下达《移交清算资料通知书》,称合奥置业公司已构成故意拖延清算,现该院依据上海仲伯公司的申请,决定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要求合奥置业公司收到通知起七日内向上海仲伯公司移交进行清算的全部资料及其他该院认为与执行及清算有关的资料,逾期不移交,将对合奥置业公司或相关负责人实施处罚。合奥置业公司则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请求将清算案移送肥东县人民法院审理。
   二审庭审中,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在回答法庭提问时称:因为合奥置业公司部分资产产权归属方面存在争议及与一些债权人的债权债务一直在核对,故清算工作一直没结束;除与上海仲伯公司的诉讼案外,合奥置业公司就资产产权争议或债权债务未发生其他诉讼或仲裁。
   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案二审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合奥置业公司自2005年11月开始清算,至今不能清算结束,其股东应否对合奥置业公司所欠上海仲伯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认定如下:
   《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债权人主张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上述情形系实际控制人原因造成,债权人主张实际控制人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本案中,合奥置业公司于2003年11月成立,2005年10月被吊销营业执照,2005年11月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至今尚未清算结束。上海仲伯公司依据该条规定要求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其提供的证据尚不能证明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存在因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的情形,故上海仲伯公司关于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存在因怠于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帐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的情形,应对合奥置业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关于合奥置业公司清算中不存在《公司法解释二》规定的公司股东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合奥置业公司股东不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答辩理由,本院予以支持。
   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合奥置业公司于2003年11月成立,2005年10月被吊销营业执照,2005年11月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至上海仲伯公司2009年10月提起本案诉讼已近四年,清算工作仍未能完成;即便从本院(2007)皖民一终字第0196号案审结的2007年12月计算,至本案二审诉讼,也达近三年的时间。《公司法解释二》虽对公司自行清算的期限未作规定,但并不意味着公司自行清算可以无期限地进行。参照公司法相关规定精神,为维护公司债权人及股东的利益,公司自行清算亦应在合理的期限内完成。合奥置业公司自2005年11月开始清算,至今已五年有余而无结果,致使上海仲伯公司的债权得不到清偿,且不能提供存在未结诉讼或仲裁案件等合理理由;在一审法院执行本院(2007)皖民一终字第0196号民事判决过程中,合奥置业公司一再以清算工作尚未完成为由申请延期执行、中止执行,在承诺完成清算工作的期限届满后又未向一审法院提供清算报告,拒绝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债务。上述事实表明合奥置业公司有拖延清算,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故意。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二审庭审中所称的因公司部分资产权属争议及与部分债权人核对债权而导致清算工作一直不能结束的理由,既没有证据支持,亦缺乏合理性,本院不予采信。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六股东作为合奥置业公司的清算主体,其在清算中的上述行为,符合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的“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的情形。上海仲伯公司据此要求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关于其在合奥置业公司清算过程中不存在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行为的答辩理由,本院不予支持。故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应对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合民一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所确定的合奥置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海仲伯公司提出的要求安徽水利建筑公司等合奥置业公司六股东赔偿经济损失114798.10元的诉讼请求,因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海仲伯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及处理结果错误,本院予以纠正。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合民二初字第09号民事判决;
   二、安徽省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合肥沃尔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合肥奥林匹克花园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欠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工程款1811390.9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逾期付款利息自2005年1月2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自2008年1月9日起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计息);
   三、安徽省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合肥沃尔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对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合民一初字第18号民事判决中合肥奥林匹克花园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应负担的案件受理费19467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1814元,由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负担1814元,安徽省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合肥沃尔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30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1814元,由上海仲伯景观绿化园艺有限公司负担1814元,安徽省水利建筑工程总公司、合肥沃尔特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安徽水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安徽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30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以上案例来源于法律图书馆官方网站公开信息。
[ 关闭 ]
上一条:拆迁协议继续履行获法院支持  [2016-08-31]
下一条:江东建筑房地产研究组会议在我所圆满召开  [2016-08-31]

网站首页 | 首席律师 | 建筑房地产 | 合同纠纷 | 法律顾问 | 公司事务 | 婚姻财产 | 刑事辩护
版权所有 宋雪萍律师 2011-2016 手机(微信):18067339866  QQ:1435707492 邮件:sxp5004@163.com
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 /婚姻纠纷律师 /合同纠纷律师/经济纠纷律师 /公司纠纷律师 /离婚律师/房产律师/建设工程律师/法律顾问
地址:宁波市百丈东路787号包商大厦17楼A1707室。(宁波开元大酒店斜对面)技术支持:宁波百搜信息
友情链接:名人书法作品 螺杆泵 冷却塔 齿轮厂家 金葱粉 苏州拓展活动 密集柜厂家 生活污水处理设备 吴江开锁